大连肝移植等待时间缩短了
2018年10月22日  
新商报2018年10月22日讯  两年前,大连想做肝移植的终末期肝病以及小肝癌患者,往往要用半年至一年的时间才能等到合适肝源,有的患者还没等到就离世了。从去年年末开始,情况出现转机,基本上等待时间不超过3个月。好消息的背后,是大连登记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数量大幅增加。组织捐献志愿者904人,实现眼组织捐献48人,相较于2017年4月的数字几乎翻了一倍。在大医二院器官移植中心,往年每年完成肝移植手术仅4~5例,今年目前已完成器官移植11例。不过,目前器官移植仍面临器官短缺、医生不足等困境。

  O型血患者肝源最难等

  大医二院肝胆胰外一科副主任高振明介绍,心脑血管疾病患者、事故重伤者、深度昏迷者等,都是“潜在供体”。一般在供体家属同意捐献后,移植团队马上评估,并联系受体。如果受体不需要或无法移植,便直接与中国医科大学器官移植中心联系调配。

  据介绍,原则上肝移植只要符合输血原则即可。全国范围内,对于A、B、AB型患者来说,肝源相对丰富,而O型血患者只能等O型肝,形势相对严峻。如今,在大医二院,肝移植患者平均等待不超过3个月,比两年前好多了。不久前,大连一名肝病终末期患者刚到云南旅行,就接到电话,一名脑死亡患者捐献肝脏,他是系统中大连地区第一顺位的受体。然而,他不在本地,后面也没有其他患者“排队”,这个肝源只能调配到沈阳。不过,高振明也表示,目前可供移植的器官数量与需求仍不能匹配,存在很大缺口,中国每年约有30万因末期器官功能衰竭需要移植的患者,仅有1.6万多人有机会获得器官移植。

  做生与死的“摆渡人”

  在大连,如果有人因事故或心脑血管疾病,即将走到生命尽头,高振明及该科医生曲卫昆会是最早得知的人之一。几个月前,一名男性因车祸重伤,生命垂危,曲卫昆在接到电话后赶赴现场,协调器官捐献事宜。但家属情绪激动,极力反对。可是,器官获取分秒必争。“我知道您现在很难过,但他去世后把器官捐献出来,可以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下去。”曲卫昆一次次争取谈话机会,终于等来一句“我们愿意”。

  器官捐献协调员是器官从获取到移植得以实现的关键一环。今年3月,曲卫昆被委以重任,奔走在大连、瓦房店、普兰店、营口各大医院,向可能存在“潜在供体”科室的医护人员宣讲,与患者家属谈话,在生与死、希望和绝望之间“摆渡”。他告诉记者,过去,不少家属质疑他们的动机。近两年,明显感觉到市民认识的提高,很多年轻人得知他的身份后,主动加他的微信了解捐献事宜。

  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进来

  上周,一名32岁的年轻小伙子来到大连市中山区红十字会进行捐献登记,他表示,凡是能捐的全部都捐。遗体、器官、眼组织,他在每张表格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希望去世后可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。中山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今年截至目前,该区已有44人填写捐献志愿登记表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够平静地看待生死,加入捐献志愿者队伍。不过,志愿者和真正捐献还是两个概念。只有符合临床医学条件者,才能成为潜在的捐献者,而最终是否启动捐献,还需要家属同意。志愿者登记可以作为器官捐献协调员和家属沟通中的一个依据,表明患者在病重前表露过捐献意向。记者霍然
Copyright ©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我们: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467号 电话:0411-84671291(总机)